新闻动态 News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 > kb88凯时登录首页 >

裸贷、偷钱、贪污…买奢侈品的年轻人真的都有钱吗?

2022-11-20 23:52 点击:

  没有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、没有血脉贲张的销量战报,往年最被寄予厚望的全国购物狂欢节,声浪甚至都不如618、818。

  如果突然有一个工作机会,月薪8万,还不算提成,你会立马有投简历的冲动吗?

  不不不,这绝对是完全正规的职业,向别人介绍工作内容的时候,甚至可能引来羡慕声音的那种。

  或许有人会说,不同岗位之间,本来就存在着很大的差距。那么我们来看看,店长和店长之间,差距有多大。

  看准网数据显示,店长的平均月薪不到9000。也就是说,1个奢侈品店长,顶得上9个普通店长。

  根据人力资源公司Kelly Services发布的《2021中国薪酬指南》来看,8万月薪在奢侈品行业也没有进入第一梯队。

  从报告中可以看出,奢侈品零售副总裁最高可以拿到500万的年薪,学历要求是MBA或者本科,薪资是博士学历的腾讯3D/AR算法工程师的6倍还多。

  所以,到底是什么原因,让奢侈品行业能够给出这么高的薪资?为什么奢侈品店长开这么高的工资,却还这么紧缺?

  2019年以前奢侈品的主要消费地区还集中在欧洲和美洲,而如今在中国强劲奢侈品消费的带动下,让亚洲一举超越欧洲和美洲。

  2009年,中国人花了1560亿人民币买奢侈品。到了2018年,这个数字变成了7700亿,全球1/3的奢侈品被中国人买走。

  2020年,虽然疫情导致全球奢侈品销量严重下滑,但中国依然实现了48%的增长,不仅创造了历史记录,简直是在力挽狂澜。

  胡润数据指出,LV卖出的奢侈品,一半都是中国人买走的。麦肯锡非常激动的向奢侈品牌宣布:中国是一个万亿级的大市场。贝恩则乐观的预计,用不了几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奢侈品市场,欧美日本将被远远的甩在身后。

  过去买奢侈品要么是贵族,要么是土豪,普通人买个带“牌子的”,就已经算是“高消费”了。

  麦肯锡表示,90后在2018年购买奢侈品的花销,平均2.5万元/人。根据boss直聘的数据,90后平均月薪7879元,相当于奢侈品支出占年收入30%左右。

  《2019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消费者数字行为洞察》报告显示,30岁以下的消费者,买了42%的高端奢侈品。

  奢侈品报告的研究者早已发现“未来,25岁以下的消费者将是奢侈品行业的财富密码。”

  腾讯广告联合波士顿咨询公司发布的《2021中国奢侈品市场数字化趋势洞察报告》显示,90后已经成为奢侈品消费主力军。

  分期付款是有额度的。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学生群体,甚至不惜跟来路不明的陌生人借钱。

  受害者中一名大二女生一开始只借了3000元,可是每周30%的利息,短短3个月欠款就高达50万。最终,女孩选择离家出走,至今生死不明。

  事后媒体采访得知,这些受害者用自己最宝贵的隐私作为抵押,借钱不是为了救急,仅仅是拿来支撑自己的高消费。

  2018年西安破获的一起裸贷案件中,犯罪嫌疑人交代受害者找到他借钱,是为了买“手机、名牌化妆品和衣服”。

  最终受害者的隐私,被以几十元/份的价格,打包出售。而她们得到的,是无休无止的讨债,和时时刻刻被社死的恐惧。

  当裸贷无法满足虚荣心的时候,有些人甚至选择了直接出卖自己的身体,包括器官。

  2011年,一名高一学生为了买一部新出的iPhone手机,联系到黑中介,割了自己的一个肾。

  得到iPhone后,他还得了3级伤残。常年卧病在床,不能干重活儿,无法离开药物生活。

  但是这位高中生的事迹,并没有让后来者引以为戒。人民网2013年一篇报道称,武汉有2万多名大学生在贷款买iPhone。

  云南一名13岁男孩,偷拿家里的2万元买LV包。某奢侈品店员盗窃朋友8万元,去自己的店里买包。

  今年4月,46岁的味千拉面CFO刘家豪涉嫌挪用公司公款案迎来最终判罚。7年里,他用可擦式原子笔,篡改了180张公司支票,涉案金额约2100万元人民币。

  据他交代,挪用公款买奢侈品,是为了缓解压力。味千拉面在2020年亏损8000万,如果刘家豪少买点奢侈品,相当于能为公司“挽回”超过1/4的损失。

  今年7月份,台山市破获一起挪用公款案件。某娱乐中心出纳利用职务之便,挪用公司财产购买奢侈品,最后连员工的工资都不够发了。

  几千年来,中国传统文化一直崇尚节俭,鄙视消费。士农工商,商人的地位被排在了最底层。“骄奢淫逸”的贵族,会被写入史书中被后世唾骂。

  不到半个世纪,中国就从“新三年、旧三年、缝缝补补又三年”,直接快进到了物资极大丰富的时代。

  钱包鼓起来的中国人,在满足了温饱之后,开始有了余钱。这个时候,洋品牌进来了。

  为了能够尽快与国际接轨,改革开放初期,洋品牌享受着让国产品牌眼红的超国民待遇。

  三年免检、五年免税、特别通道、绿色机制层出不穷,甚至很多地方,连质检都省了,默认洋品牌的质量过硬。

  长江日报就曾报道,2009年仅武汉市的外资企业,就享受了近6.5亿元的税收优惠。

  不可否认的是,超国民待遇在初期极大的吸引了外企来华投资。然而,蜂拥而至的洋品牌在卖给中国消费者商品的同时,也卖出了消费主义。

  在消费主义的源头美国,资产阶级将大众对生活意义的认知,引导成为“追求体面的消费,渴求无节制的物质享受和消遣”。

  这样的价值观,随着外国商品一起,俘获了中国消费者的心。而电视的普及,让广告成了高效的洗脑机器。

  人头马告诉你“人头马一开,好事自然来”,戴比尔斯告诉你“钻石恒久远,一颗永流传”,香奈儿说“不用香水的女人没有未来”,Gucci告诉你“要想让人嫉妒,就要拥有嫉妒”,爱马仕告诉你“装的下,世界就是你的”…

  2013年上映的《小时代》褒贬不一。但在一点上,粉丝、路人和黑粉都达成了共识:这是一部奢侈品和各阶层富豪生活方式展示会,传递了一种“要不遗余力去追求更精致生活”的态度。

  在质疑声中,《小时代》拍了4部,总票房近18亿,上映首日即创造中国影史新纪录。

  你一定听过这样的观点:钱是花出来的,不是攒出来的;一个男人如果不舍得给你花钱,怎么证明他爱你;我只用三句线万;你值得最好的,善待自己,做一个精致的男/女孩…

  在青春偶像剧里,月薪6000的女主住的是整租+精装修套间,名牌服饰鞋包不离身,做一次头发2000元眼都不眨。

  而在都市剧中,有钱人大多大大方方,善良美好;而难得出现的一些穷人角色,不仅生活的抠抠缩缩,性格还嫉妒刻薄,贪得无厌。

  在这样的价值观的影响下,追求更精致的生活,不仅是“你值得被更好的对待”,同时还“摆脱了低级趣味”,成为一个“人格高尚”的人。

  于是,消费的目的从追求商品的有用性,转向了追求刺激性、标签化、仪式感。消费从需求,变成了欲望。

  据统计,在小红书上带有香奈儿关键词的帖子超过220万。LV的开箱视频、花200万买爱马仕包的视频,点击量超高。

  2021年,在国家的管控下,小红书开始严打炫富账号,封禁了超过6万个账号。

  北青报报道,小红书的封号行动之后,依然能看到“坐拥数套200平米以上房子”、“旅行乘私人飞机”、“买奢侈品像买菜一样随意”的“白富美”。

  甚至还有人晒出30多个购物袋的奢侈品,以及一整面墙的爱马仕包,表示关注就有机会获得其中的一个爱马仕包。

  在年轻人为购买奢侈品而掉进火坑的时候,奢侈品却用年轻人的血汗钱,把自己养的肥肥胖胖。

  2021福布斯富豪榜中,奢侈品牌LV的伯纳德及其家族,超越比尔盖茨、马克扎克伯格、沃伦巴菲特等一众前全球首富,蝉联富豪榜第三名。

  但在奢侈品的内心里,从来没有尊重过年轻人、以及年轻人通过电商平台购买奢侈品的行为。

  爱马仕的前任CEO Patrick Thomas公开表示对年轻消费者不感兴趣,认为这个群体过于追求浮夸、炫耀。现任CEO Axel Dumas甚至对“年轻消费者”这个词都不愿意提及。

  香奈儿时尚总监Bruno Pavlovsky认为屏幕是冰冷的,奢侈品的完整体验只存在于线下实体店里。

  虽然他们内心看不起年轻人,但是当他们发现消费主体变成年轻人后,果断的开始迎合年轻人,甚至花重金从他们口中“浮夸、炫耀”的高街潮牌挖设计师。

  当他们发现不光是主力消费群体Z世代、千禧一代们喜欢网购,甚至连中老年人也越来越多的选择网购后,他们果断选择迎合消费者,在天猫、京东等电商平台开通了旗舰店,在小红书开通了官方账号。

  动作快的LV,不仅很早就开通了小红书账号,甚至还在2020年3月26日,首次在小红书进行了直播,当日人气值近630万。而根据统计平台数据,小红书直播日榜冠军的人气值,通常在100-200万之间。

  随后,Burberry、Gucci入驻抖音,爱马仕、阿玛尼进入快手直播间,成为老铁中的一员。

  可能有人会因此觉得奢侈品高傲的脸,被“土味十足”的老铁打了响亮的耳光。但奢侈品丢掉的“体面”,可是要你用金钱加倍奉还的。

  我们回头再看这些奢侈品老板财富的增长曲线,就会发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:正是从2020年开始,他们的财富出现了暴涨。尤其是Prada的“女王”,经历了连续3年的财富缩水后,在2020年实现了逆袭。

  2020年,全球奢侈品消费下滑之时,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——中国,作为唯一增长的市场,可谓做出巨大贡献。

  2019年,范思哲、Coach、纪梵希、亚瑟士、馥蕾诗和Calvin Klein等奢侈品牌的新款T上,集体将澳门、香港称为国家。

  好像是商量好的一样,问题没被指出来的时候沉默不语;一经指出立马在微博上发道歉声明,甩锅给设计师。

  2017年,雅诗兰黛旗下的彩妆品牌Smashbox,在官方Instagram上宣布“不在中国销售产品”。

  此后,彩妆品牌Tarte在官方Instagram账号,使用了严重歧视华人的词“ching chong”。

  而在法国知名商场巴黎春天百货内的巴黎世家专柜,由于秩序混乱,老实排队的中国人斥责了胡乱插队的外国人两句,柜员竟然侮辱中国消费者并大喊中国人滚出去。

  因为他们知道,这么多年的洗脑,依然会有很多中国人一边抱怨奢侈品不尊重自己、一边上赶着掏钱。

  其中一个场景是让一个眯着眼的女孩,笨拙的用筷子夹披萨,并配上文案:“用小棍子形状的餐具,来吃意大利伟大的传统玛格丽特披萨。”

  有网友去和D&G设计师嘉班纳理论的时候,这位设计师豪横的说:中国就是个粑粑。但是他们之前在微博上,用的可是#DGLovesChina#的标签。

  随后D&G的中国代言人相继解约、天猫、京东、苏宁易购等各大电商平台下架所有与D&G品牌相关的产品,意识到事态严重性的D&G官方才出来辩解(注意不是道歉),称设计师账号被盗。

  在门店大面积关门、相关产品被全网下架,销量还能反弹?也就是说,有一些中国人,还在悄悄地支持这个侮辱了自己后,宁愿花钱公关也拒不真诚道歉的品牌。

  NBA辱华事件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,中国赛现场几乎座无虚席;新疆棉事件,虎扑上甚至很多用户称只要耐克阿迪打折,就要买断货。

  今年京东618,耐克广告涉嫌内涵国人。虽经网友指出后,耐克道歉,京东撤下海报。但,这个海报为什么能够上架呢,况且还是618这个冲业绩的重要节点?

  在奢侈品的高层眼中,为他们花费了大把钞票的中国消费者,就是单纯的“人傻、钱多”,这羊毛,不薅简直没道理。

  新华网曾起底奢侈品包的成本,2万元LV包,价格是低配版iPhone 13的3倍多,成本却不到后者的1/6。

  知乎上有奢侈品销售表示,仓库里的奢侈品产品堆在一起,他们去找东西时候随手乱扔乱翻,和淘夜市地摊区别不大。

  然而不论你是买了一墙的爱马仕包,还是只买了一个YSL口红,你永远都换不来奢侈品对你的尊敬。

  奢侈品从来不讨好中国人。他们讨好的,只是中国人的的银行卡余额、花呗账单、和信用卡欠款。

  他们向你编制一个个美好的故事,让你以为拥有一个奢侈品,是对自己最大的奖赏。然后就可以不断的吸食你的血液。